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十V的胜利

2019-10-12  0人读过

深夜。S市一座别墅内。

张子涵耐心的将丈夫的衣服一件件熨贴好整理放在了一旁,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抱起了那些熨贴好的衣服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两个人结婚已经三年了,可是双方间的感情并没有消退,甚至比起以前更多了一份悠长的韵味。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对生活方面太不仔细了,每当自己数落他时,他总会狡辩道邋遢是一个艺术家zuì好的标志。真是的!张子涵将手中的衣服放进了衣橱,抬头看了下表,已经十点半了。说是洗澡未免也洗了太长的时间了吧,已经过去半个个小时了。她心里忽然有些不安,决定去浴室看一看他。

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上,昏黄的灯光洒在张子涵的身上,她忽然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猛地转回头去,身后空无一人,但是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感越发强烈了。她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见到丈夫,这时,一只手却放在了她的肩山。

张子涵愣住了。她迟疑的的转回了头,眼中充斥着惊恐。

一个手拿bǐ shǒu的男人,正赤 luǒ着站在她的身后。下一刻,血花迸溅......

————————————————————————————

我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身边的吴子明正捧着一手机看电子书。看他那满脸痴mí的模样,我忍不住问道:“小明,你在看什么?”“啊?”听闻此言,他擦了下嘴角淌下的唾液,说道:“《霸道女总裁爱上我》,老大,你要不要看一看?这书的作者真TM是个天才啊,主角已经推倒第十八个....”“停,别说了,以你那智商也就看看这种东西了。小明,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识字”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看着我不服的说道:“老大,你怎么这么看不起人呢!我不光识字,还会写呢!还有,不要叫我小明,叫我吴子明!”“好的小明。”

正当我努力思考上午要去哪里吃饭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是如霜。“白jǐng官,刚才接到一通电话,城西死了一对夫妻,好像是丈夫杀死妻子后自杀了。死者家属请求你去看一下。”我楞了一下,又是一桩情杀案吗?

坐在车上,我饶有兴趣的思考着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一个丈夫杀死原本准备白头到老的妻子?其实现在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离婚比例和情杀案件也在逐步升高。大部分时候当我们接到丈夫的报jǐng电话说妻子被杀了,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杀人者会是这个丈夫!反之亦然。除非有明显的证据,否则一般来说双方之中的幸存者会被我们列入重点调查对象。会做出这种判断,不仅是因为这种案件发生次数太多,也因为受益方的名单中肯定会有对方。不过像这种先杀妻子再自杀的人,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如果他不是想娶小老婆,不是想独吞财产,那么他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呢?杀人之后再自杀...这时,吴子明忽然打断了我的思绪,他一脸猥琐的笑着对我说道:“老大,你猜这起案件会不会是因为那个丈夫忽然发现孩子是隔壁老王的种才愤起杀人?”我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因为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孩子!”他一脸不解的望着我问道:“为什么?”我笑了笑,说道:”首先,打电话来的是他的弟弟,他弟弟的年龄此刻应该在30岁左右,所以我推测他哥的年龄在33岁左右;其次,是死者的地址,天上人间别墅区103号,那些富豪们舍得在自己zuì年轻力壮的时候生个孩子拖自己后腿吗?我甚至都不敢相信他竟然已经结婚了。还有zuì后一点,虽然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很嘈杂,但是我并没有在里面听到孩子的哭声。”吴子明此刻已经傻了眼了,愣了几秒后热泪盈眶的捧起了我的手,激动的说道:“老大,你才是真正的国产凌凌漆啊!”

......

等我们三人走下车后,我才发现偌大的别墅门前竟然只站了两个人。一个身材瘦削,身姿挺拔的青年男子正扶着一个老太太,眼眶通红有哭过的痕迹,应该是死者的家属无疑了。这么大的房子竟然难道没有佣人?还是....?我不动声sè的走到了他们两人的面前,简单的几句寒暄话后,我才知道眼前这一老一小分别是男性死者的母亲和弟弟。那个老太太眼神似乎不太好,一个劲的用手揉着眼睛;死者的弟弟则是一脸愁苦的望着我们。趁着如霜和他们交谈的时候,我简单的看了几眼整个房间。

这个房间很怪异,因为正常而言,无论是楼房还是农村的四合院,房间都是要成一个方形的,各个房间的方位分明,这才符合我们中国的建筑风格。可是身前的这座别墅,却完全打破了这个规则。

<hr/>

与其说他是座别墅,倒不如说它是间宾馆,没错,就是宾馆那种类型的。一条长长的走廊,两旁是房间。这时,死者的弟弟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很奇怪是吧?没办法,这是我哥哥自己改的,他讨厌千篇一律的建筑风格,所以在买下这座房子以后,自己又改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你好,我叫王林,死者是我哥和嫂子,我哥叫王峰,是一名作家。”

汪峰?他不是唱歌的吗?怎么现在又去写作了?正当我糊涂的时候,身旁的吴子明看着王林,结结巴巴的说道:“王峰?那个笔名是巴黎塔下的作家?”王林面sè愁苦的点了点头。吴子明好像傻了一样,站在身旁喃喃自语道:卧槽,卧槽,他竟然跟我住在一个城市.....很明显这货又进入了犯二模式。这时,法医走到了我的身边,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局长,根据尸斑的颜sè和肌肉的僵硬程度来看,那两个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晚十二点左右。而且已经确认杀死女性死者的是一把bǐ shǒu,目前那把bǐ shǒu正插在的她左胸口上。还有....”说到这他明显的犹豫了一下,“算了,您还是亲自来看一下吧!”

我跟着他的脚步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在那里,一个女人穿着睡衣躺在了地上,胸前一处透明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鲜血染红了地面。女人的眼睛圆鼓鼓的瞪着,脸上满是痛苦和挣扎的模样。我蹲下身子仔细看了起来,死者的睡衣并不整齐,掀开一看,果然,大腿内侧还有点点J B。我皱了皱眉头问道:“死者身上的J Y提取样本了吗?”法医愣了下说道:“局长,没有必要吧!她的身上只有胸前的这一处伤口,手腕脖子上也并没有受伤的痕迹。既然没有反抗的迹象,那这痕迹肯定是她老公留下的啊!”一听这话险些让我气晕了眼,多少愚蠢的队友,成就了超神的对手?

“你老师就是这么教你的?来,我问你,有没有可能是偷情留下的?”他愣住了。我盯着他的眼,接着问道:“有没有jiān尸的可能?”他的冷汗间布满了额头,蹲下身去采取样本了。这时,他开口说道:“局长,其实我想让你看的东西,就藏在死者的手下面。”

我缓缓抓住了死者的手抬了起来,看见她手指上干涸的血迹,我不由得一愣,难道说她留下了凶手的姓名?凶手并不是她的丈夫?然而,拿起手掌后的我失望了。下面并没有凶手的姓名,只有一个倾斜英文字母“V”。

我看着这个小小的字母不由的皱起了眉头,“V”?这个“V”的含义是什么?是暗指杀死她的事是自己笔名为“巴黎塔下”的丈夫,还是说.....?

我站起身来看向了王林那张愁苦的面庞,不由得心生疑问:凶手,会是他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