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幕后指使人

2019-10-12  0人读过

【1】

晚上,我从公司回家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空荡荡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偶驶过的一辆沉重大卡车,驶过我身边时,像故意在捉弄我,一把拉向尖锐刺耳的鸣笛声,呼啸而过,简直要把黑夜撕破,要把我撕裂。

我似乎正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似乎有个巨大的yīn谋正笼罩着我。幽暗中注视着我的,是人,是鬼,是物,我却无法探寻。但我可以深深感觉到,那双眼睛,在黑暗中窥视着我,或许就在我背后,那双眼里,投shè出心怀叵测的yīn光。

当我走到转弯处,突然听到一阵嘶嘶嗦嗦的耳语,声音一会儿就在我后脑勺,一会儿又在几步之外,一会儿又在我耳边。我定了定神,仔细听,那耳语好像一直在重复同个发音:还我的命~~还我的命!

这若即若离,时近时远的yīn森声音,压抑得我浑身冒冷汗,整个后背嗖嗖地发凉。

于是,我加快脚步。但我走得越快,后面的声音也跟着急促起来,似乎跟着我在赶路;我放慢脚步,声音也变得缓慢。

幸好,前面路边停有一辆的士,我慌忙跑过去站在车边。壮起胆子回头一看,跟随我的声音嘎然而止,后面什么人也没有,也没有小猫小狗之类会动的东西。苍凉yīn暗的道路上,细风卷起地上的几片落叶,落叶环绕飞扬,仅此而已。

或许只是自己吓自己,我长长吁出一口气,暂时轻松下来。

但,在我回头去开车门时,明显感觉到一阵阵微弱的呼吸,不断呼在我后耳根上!我停下来,想要证实这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的。不出几秒,我肯定,这是真实的,肯定不是错觉,因为那呼吸声是那么的清晰,就呼在我后耳根,是那么真切!一下一下的呼吸,那么冰凉,好像是来自yīn曹地府……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恐怖的折磨,失去理智般大叫一声,钻进的士,扬长而去……

【2】

我叫王睿,男,29岁,未婚。在外人眼里,我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因为几年前我留洋归来,就一直在父亲的公司帮他打理业务。父亲的公司是做珠宝生意的,资产过亿,诺大一份事业,我深深体会到父亲需要我这么一个至亲来帮助他,所以我一直都是极力协助父亲。

可世事难料,一向健硕的父亲,在半个月前突然发生疾病去世了,留我一人苦撑家业,深感力不从心,却无其他法子。

父亲临终前留下遗嘱:50%的股份归我,50%归我的后母和她5岁的儿子。其实,后母从来没有管过公司的生意,父亲也从没让她插手,也就是说,父亲生前,后母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父亲过世后,后母仍然丝毫不费力气,继续享受荣华富贵,而且这辈子都不用愁。

对于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年纪比我还小几岁的后母,我向来没什么好感。正是因为她的出现,使得我的亲生母亲在55岁了,还被父亲抛弃。母亲一生强势好面子,就这么被父亲抛弃,对她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以后的岁月,她都将在孤苦仇恨中度过……

父亲对这些当然心知肚明,以前就老是提醒我:不要记恨后母,更不要记恨她的儿子。对于父亲的提醒,我其实很不屑,父亲把我想得太狭隘了,尽管我不喜欢她们,但却不至于记恨,更谈不上迫害。父亲过世后,我更不可能去记恨她们了,她们已经是孤儿寡母。恰恰相反,我倒觉得这个后母不简单,是有心机之人,她大概不会闲着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