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yòu时诡事

2019-10-12  0人读过

我的老家是在农村的小山沟里,还记得那时我亲身经历的一件异事,那时的我当时才只有七岁半,正值jīng力旺盛的时候,时常跟着小伙伴们上山掏鸟巢,有一次我照例上山掏鸟巢,叫上了隔壁家的王老二,两人一路走到了山上,王老二对我说:“大牛,你瞧,那有一只大鸟,你说他旁边的树上会不会有它的蛋啊!”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那只鸟全身漆黑,一双爪子出奇的大,我看着说:“那咱就过去看看,到时候要是掏的多咱们就拿到集市上去卖,卖了钱就去换粮吃!”

王老二一向听我的,我说往东他绝对往西,我让他追狗他绝不撵鸡的那种,听到我的话就自告奋勇的上前去开道;

大约走了有半个时晨,一路上我被刺划伤了几个口子,我也顾不上疼痛,到了那只大鸟的地方我便看清楚了,那是一只乌鸦,那只乌鸦整体羽毛黑的发亮,听到了下面的动静呀!呀!的几声就飞走了,我听的有点犯憷,刚想叫王老二上去看看那树上有没有鸟巢,我回头一看发现王老二却不在我的身后了,我瞬间脑袋发愣,身上瞬间就起了一身的白毛汗,我想起了老人们常跟我说的在这座山上的鬼故事,相传在这座山上曾经被吊过一对男女。

当时正是文革,那时的婚姻理念还没有那么开放,要是家里的男人死了那女人就必须守寡,那时有一个寡妇却耐不住寂莫和一个未结过婚的中年人胡搞了起来,本来他们一直在这山上胡来,也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过,直到有一天,一个来山上打猎的猎人无意间撞破了他们间的jiān情,那时的猎人全是一辈子在山里讨生活的老猎人,身子壮的很,那个寡妇便求他不要把他们的事情说出去,猎人不听把这事情捅到了村委会去了,那时的村委会权力大的很,不像现在没有什么实权,当时的村委会知道这件事情后全村开了大会。

那时的大会是不到大事不开的,但那时在农村胡搞那是很伤风化的事情,所以全村通报,几乎每个村民家的男女老少都来了,那对男女被吊在了村前的老槐树上,猎户把自己怎么撞破他们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村民听后皆是一脸愤怒的样子,其实这个寡女长的也算非常好看,在当时也是属于豆腐西施一样的存在。当时村里不少的男人都打过她的主意,不过碍于当时的风土的并没有什么人真正的去调戏过她,现在他们听到寡妇跟别人好上了后,一副老婆被别人抢了的样子,大叫道让村委会把他们处死在他们偷情的山上。

民愤难熄,尽管那个寡妇苦苦哀求zuì终还是被村委会的人吊死在了在这座山上,后来他们说到那座山上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一个女人的哀求的声音,后来也就没有会上这山了。现在也就只有我们这些小孩子会上来掏鸟蛋之类的,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什么女人的声音也就没把老人的话放在心里。如今突然遇到这种事情那老人们的话如同潮水一样就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的闪过。我的冷汗不停的往下留。

就在这时我往上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身影,那是王老二,我松了一口气,刚想开口骂,却见树上的王老二的脑袋却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歪在一边,我刚想叫他一声问他到底在做什么,却见王老二的脑袋突然的掉了下来,我几乎吓的背过气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山下跑了过去,一路上也顾不上衣服会不会被挂破了。我几乎一口气跑到了家里,回到家里我就躲进了被子里。

那一晚我病了,发了高烧,我爸爸问我怎么了,我也不敢说,过了一个星期后高烧退了,我出去晒太阳的时候见到了王老二,一见到他我就吓的几乎要跪下了,对着他说:“王老二啊,不是我是我杀的你啊,你要认清楚人啊!”那王老二却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脸上渐渐的lù出了一副 惨白的笑容,我看的胆寒,对着他说道:“王老二,王哥,真的不是我害的你,我跟 你上山不也是你提的议吗?”

王老二却yīn恻恻的说道:“他已经死了,你们都得死,害我的人都得死”我一听是个女人的声音,要是在平时听到的话肯定是个大美女的声音,此时的我听到却如同听到了九幽地府传来的厉鬼的嚎叫般,顿时我就吓的尿了裤子,我哭着跑回了家,刚回到家我爸就问我怎么了,我这次没有再隐瞒,把我和王老二上山掏鸟蛋到遇到黑乌鸦的事情还有王老二突然不见到在树上突然脑袋掉了下来的情况一字不差的跟我爸爸说了一遍,我爸爸听了后脸sè大变对着我大叫到:“说了平时让你不要上那座山掏鸟蛋你非不听,这下到好,撞鬼了吧!这下这鬼还好像缠上了你了,这可如何是好啊!”我的爸爸是一个淳朴的村民,平时对于这些东西很是相信,他又说到:“我这就去请吴大仙,他一定有办法,你跟着我一起去”说着他背着我出了家门。

吴大仙就是我们这的道士,平日也和普通农民一样,种种地什么的,但是把道袍一换马上就能变成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平时谁家孩子要取个名字都会去请他看看面相和生辰八字然后想出一个名字出来。例如村头刘二叔家的孩子就是他给取的,名字叫刘海,说是他命里欠缺水就取一个海子,润润命。

吴大仙家就在村头的小卖部旁边,只用了三分钟我爸就把我背到了那刘大仙的家里,一把我放下吴大仙看着我就脸sè大变对着我爸说道:“你这娃娃是冲撞了邪物了,不仅印堂发黑,眉宇间更是死气环绕,要是没有人帮他除去这股死气的话那他zuì多只有五天的寿命了” 我爸一听表情加的相信我是冲撞了那被吊死的寡妇了,对着吴大仙哀求道:“大仙求求你救救我家娃娃,我家就这一个独生子啊,要是他没了那我家秀娟也估计活不下去了。还请大仙出手相救,钱都没问题,只要大仙能救回我家的娃”那吴大仙说:“救你家娃娃还是可以的,不然我吴大仙岂不是白做道士这么多年了,不过那王家的人怎么办,毕竟是他家的人中了邪气,到时候他要是不相信好就糟糕了”我爸爸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脸狠sè恶狠狠 的说道 ,那就由不得他们家不相信了,吴大仙现在就跟我去吧!

吴大仙拿出了他当道士的行头就跟着我爸爸到了王家,也不管王家他爸和他妈的反对拉着王老二就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当时是怎么死的,但是你死的,但是你死了就给我老子老实一点,现在竟然还来害人,那我就容不得你”

说着就让吴大仙驱妖,吴大仙拿出了一个铃铛。对着王老二就是一招,只见从王老二的身体里出来了一个人影 ,人影全身血红血红的,面部已经面目全非了,我吓的瘫坐在地上,脸sè惨白,吴大仙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他拿出了一个袋子把那人影收了进去,对着我爸说:“此子不凡,想来应是yīn阳眼不知有没有学我这道术的想法”我爸连连摇头“多谢吴大仙厚爱,不过我家娃娃他胆子太小,我也不想他接触这些东西”吴大仙也没有再强求,只是给了我一本书,说是有兴趣就看看上面的东西,我接过了书本,没有多想只是把它捧在怀里,到了家里的时候,我爸就把书给烧了,并叮嘱我要是没事的话还是不要和那吴大仙在一起。我听话的点点头,现在想来那时爸爸的选择多么明确。

完!

作者寄语:喜欢 我写的小说就关注我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