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北京记忆丨驾机护送周恩来先生返延安

2019-10-21  1人读过

原标题:北京记忆丨驾机护送周恩来先生返延安

文赵新

北京记忆丨驾机护送周恩来先生返延安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后,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等共产党人从延安到达重庆,与国民党政府商谈国共合作问题。由于此次“重庆谈判”代表了抗战胜利后全中国人民的共同意愿,故使全国一片欢腾。嗣后,周恩来先生率中共代表tuán留驻重庆。

当时,我是国民党航委会直属的专机大队(对外称“空军空运第一大队”)的fēi háng员。大队长衣复恩是蒋介石“美龄号”专机的驾驶员,他规定我们每日到队部集中待命(早晚都要点名)。凡是在家的fēi háng员,都必须到队部值班室等待看任务公布pái,以便随时做好fēi háng准备。

任务公布pái上写的是:飞机机种号码,fēi háng员姓名,fēi háng目的地,起飞时间等。至于接送谁则是保密的,向来不公布。何时返回基地须等上级电示或事先由大队长面示。

1946年3月中的一天,我出差在重庆白市驿机场,正等待返回成都凤凰山基地的命令,突然接到大队部电报:“明天任务,重庆至延安,八点起飞。”当晚我反复想:“明天送谁去延安呢?我并没有去过延安,大队长为何不派熟悉延安航线的人去呢?……”

翌晨7点整,我到航行室看天气报告:“延安,晴,能见度3000公尺。”然后就去检查飞机,一切正常。7点30分,机场值班员对我说:“衣复恩大队长来电!命你在西安着陆,董明德副司令有指示。”

7点45分,白市驿机场上空层云密布,下起了毛毛雨。在我旁边30米处有一架C—47飞机,围了许多欢送的人,还奏起了军乐。原来是送朱绍良(上将)去新疆的。

我正看得出神,有几个手上提着提包或箱子的人向我的飞机走来,在磅秤前站住了。过秤员按名单大声叫着名字:“周恩来——”只见周先生轻步从容地站到磅秤上,一手还提着一只小箱子。记录重量后,过秤员又叫了第二个名字。

我听着“周恩来”的名字先是一怔,心想,周恩来曾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部长是张治中),而机场工作人员为什么对他这样没有礼貌呢?再看看旁边的朱绍良专机欢送人群的热闹情景,和我这架周恩来专机的冷清场面,心中不平之感油然而生。我愤慨地向机械员大喊一声:“准备起飞!”

我登上飞机,随即叫机械员招呼大家坐好。飞机开始滑行,飞离跑道。云层中模糊一片,能见度很差,我当机立断加大油门爬到了云幕之上。我回头看看舱内,总共5个大人和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看上去有10岁左右,穿一件黑sè长袍,短发,刘海下lù出一对聪明机灵的大眼睛,正向我闪着天真而陌生的目光。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又回头看周先生,只见他正以专注的神情阅读一大叠《新华日报》一边看,一边用红铅笔在报上画杠杠。我再看其余的人,都神情自若,若有所思……上午,就是在沉默中过去的。

两小时以后,飞机通过米仓山和大巴山之间的万源城,进入了陕西地界。这时天气逐渐晴朗起来,左边是汉中盆地,前面是雄伟的秦岭山脉,那太白山峰和首阳山峰,出现在正前方,我驾驶飞机爬高绕过山峰后,开始收油门下降,10分钟后在雾气朦胧中看见了西安机场。我迅速对准跑道进行着陆。

停机后,我立刻跑下飞机去见董明德副司令。董开头就问:“周恩来来了吗?”我说:“周先生在飞机里。”董说:“请他们下来吃饭。下午你去延安,今天一定要赶回来。”

我立刻跑上飞机对周先生说:“董副司令请各位下去吃饭。”周说:“我们到了延安再吃饭,请代我谢谢董副司令。”我再三邀请,无一人下机。我只好回复董副司令,董未作答复。

我心中感到不安。心想董副司令是我去美国时的副领队,于是就大胆地说:“周先生在飞机里饿着不吃饭不行,我是否可以送几碗面条去?”董沉思了一会儿说:“可以。”

我立即叫做了6碗面条送到飞机上去。开始他们谢绝了。我说:“时间还来得及,要是不吃饭,我也飞不动了。”看我坚决站着不走,zuì后周先生说:“既然送来了,就吃了吧。”大家才默默地吃了饭。

饭后,继续fēi háng。天空已完全晴朗,老远就看见下面前方有条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回头看小姑娘正在对我笑,像要说什么,看意思是想到前舱来玩,又怕不许。我将自动驾驶仪调整好后,走过去对周先生说:“周先生,您好!”他随即站起来和我握手说:“辛苦你了!”我说:“我没去过延安,能否请你到前面来给我指导指导。”周先生说:“这条航线的地标我还知道一些,叫我给你领航吗?说着笑了起来,顺手牵着小姑娘来到前舱,并给我介绍说:“这是叶挺将军的孩子,叫扬眉,很聪明。”我请周先生坐在右边椅子上,小姑娘就站在我们中间,不时踮起脚向外看。

我顺手将航行地图交给周先生。只见他透过风挡,不时地看窗外地标,反复对照地图后对我说:“现在就跟着这条河飞,到前面再看到一条河,那就是延水,然后再找宝塔山,山上的宝塔,在很远距离就能看见的,飞到宝塔山也就到延安了。”我就按地标fēi háng。空闲中,周先生问了我姓名,何时从家乡跑出来等等。

不久就隐约看到了宝塔山。飞到宝塔山的上空后,就找到了延安城和延安机场。机场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四周是丘陵地带,看上去广阔空旷,也没有什么房子和汽车等设备,似乎显得很静寂。我先低飞盘旋一周以了解机场情况,在徐徐转弯中,突然看到从四面八方涌出人流直奔草坪来,再仔细看,人们都清一sè穿着灰军服,头戴红五星帽,跳跃奔跑着如波涛澎湃地汇集拢来。

我渐收油门徐徐降落。飞机尚未停稳,人们就像潮水般地涌过来,我看清楚人们大多背着长qiāng和大刀。这雄伟的场面,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红军队伍啊!

飞机停稳后,人群将飞机tuántuán围住。周恩来先生在热烈的欢呼声中走下飞机。他在匆忙中给我介绍了龙飞虎、王部长等等,并再三要我休息一会儿再走。我因军命在身,只好婉言谢绝,并申明必须返回西安的原因。zuì后周先生说:“你辛苦了,感谢你送我们回来,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我向周先生敬礼告别后,就登机飞返西安了。周恩来先生那平易近人和宽怀博大的气度以及延安机场的热烈壮观场面,牢牢地系在我的记忆之中。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北京脉搏”,如需转载请至公众号后台联系。欢迎关注官微:beijingmaib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