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蝴蝶效应

2019-11-16  2人读过

“韦浩,你到底承不承认,根据已有的犯罪证据完全可以将你判处死刑。”坐在韦浩对面的警察严肃的警告着。

韦浩耷拉着脑袋,眼睛死死的盯在地上,放佛看见了躺在血泊中的妻子苏苗,苏苗是韦浩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但是现在她死了,连同着肚子里的婴儿一起死的。

“小张,把他送回去吧!不过,韦浩,我也警告你,虽然你被法医检测出了患有精神分裂症,但是我想法官的判刑也足以让你在大牢里呆完下半辈子。”王汉严重的警告着一直木讷的韦浩。

韦浩又被重新带回了大牢里。

“师兄啊,我最怕遇到这样的案子了,把人杀了,自己无缘无故的就变傻了。我们警察可不是心理学家,面对这样的审讯,真是感到力不从心啊!”小张说出了心中的困惑。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被害者顾伟事先好像因为有什么急事,在马路上出现了超速的现象,恰好的撞死了韦浩已经怀胎三个月的妻子,这个韦浩也不知在哪找到了那辆肇事凶手,狠毒的报复了他。”王汉显得有些疲倦。

“喂!你好,警察同志,”突然一位女士来到了小张的值班的窗前。

“你是谁啊?有什么事情吗?”小张打开了窗户疑问道。

“我是韦浩的远方表亲,您可以让我进去看他一面吗?”那位女士有些伤感的哀求着小张。

“你是韦浩的远房表亲,麻烦把身份证拿出来登记一下,我们需要按照正常程序来办理。”小张一派专业范。

女士急忙的将身份证递给了小张,“警察同志,韦浩在里面过得好吗?”

“蹲大牢有什么好的,况且早就被检查出患有精神分裂症,所以即使他杀了人,法官可能也只是判他做一辈子的牢。”小张一边抄写着一边无聊的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因为他患有精神分裂症,所以他不会被执行死刑。”那位女士突然有些呆住了。

“对,没错,咦!你叫方敏对吧!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啊!”小张望着身份证上有些熟悉的脸,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警察同志,你说笑了,俺就是个农村姑娘,第一次来你们大县城!你咋可能见过我嘛!”女士老实的答道。

“对不起,办好了给你,可以进来了!”小张感叹真是职业病犯了,遇到有些相似的面孔就想审问一番,这下真是糗大了。

“方敏,你只有二十分钟的探监时间,知道吗?”

“警察同志,可以让我和韦浩单独聊一聊吗?我怕你在这里,他的心里有反抗,反而什么都不说,而且我也希望他可以认罪伏法。”方敏苦心的哀求着。

“好吧!抓紧时间啊,就二十分钟!”小张好心的提醒着。

望见小张离去的背影,方敏一瞬间显得轻松了许多。

此时韦浩那耷拉着脑袋神经衰弱的样子尽在眼前,她咬紧了牙,随后露出了一抹阴狠的微笑。

“韦浩,你认得我吗?我是你妻子啊!”方敏提醒着韦浩。

妻子!这如同一阵猛烈的电流冲向了韦浩的脑海深处,“苏苗,我的妻子是苏苗!”

“你骗我!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妻子,我根本不认识你!”韦浩愤怒道。

“那顾伟这个人你还认识吗?顾伟!”方敏又重复了一遍。

“顾伟,顾伟是谁啊!”韦浩摆弄着脑袋,疑惑的问道。“就是那个被你拿菜刀砍死的那个人啊!你还记得吗?”方敏有开始提醒着。

“我砍死的那个人!我砍死,我,砍死!”韦浩突然痛苦的哭了起来,“对!是我砍死的,但是他开车撞死了我的妻子,我的妻子苏苗,我们相恋了七年,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谁知道那个杀千刀的竟然把我的妻子撞死了。”韦浩此时的眼中睁得老大,无神的眼睛不知在找寻着什么。

“那个杀千刀的!”韦浩又是一阵痛哭流涕,“我的妻子和那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被他活生生的撞死了,我就是要杀了他,让他也尝尝这样的痛苦。”韦浩咬紧了牙关狠狠的拍击着桌子。

“怎么回事!韦浩,又不老实了,快给我安稳点!”小张闻声赶了过来训斥着狂怒的韦浩。

“方女士,时间不多了,你好好劝劝他,别再让他精神受刺激恶劣!”

“好的!警察同志。”

“喂!小张吗?你过来我有点重要的发现。”师兄王汉突然打来了电话。“好的,师兄,我马上就阿来!”小张急忙的跑开了。

“韦浩,那你还记得我什么时候杀了你的吗?”方敏突然阴冷的问着韦浩。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韦浩不断的重复着问自己。“你骗我,你骗我,我没有死,我没有死,你到底是谁?”

“你说的对,你的确没有死!但是你为什么杀了我,你还记得吗?星期三的天然绿色足球场?”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我根本不认识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还记得玩具手榴弹吗?你最喜欢玩的,在大家都在兴奋的看着足球比赛的时候,你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了 一个烟雾弹,完全只为了好玩。”

“但是全场的人以为真的是有火药被点燃了,瞬时间全场的人乱成一片,熙熙攘攘的奔跑着,踩踏着,你还记得当初有一女人,就坐在你的后排,她求你救救她,你竟然从她的身体上狠狠的踏过去了。”

“遍体鳞伤的她在垂危之际给自己的老公打去了电话,焦急的老公不幸超载撞死了一位怀胎三个月的女人,之后这位女人的丈夫也就是顾伟,被你砍死了。所以实际上是你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婆!韦浩,你老婆是死在了你的手上,韦浩,你自己亲手杀了你的老婆,你不知道吗?”方敏给韦浩灌输着令他痛苦的思想。

“师兄,看来这真是一连串巧合的事件!”

“这就是因果报应啊!对了,刚才你说韦浩的远方表亲来探访他,资料上好像并没有叫方敏的表亲啊!对了,方敏,”王汉立马翻阅前几天天然绿色足球场发生踩踏事件的档案,死亡名单上赫然的写着受害人:方敏,踩踏事件的受害人,已确认不幸遇害身亡。

“难怪我会觉得她有些熟悉,原来,,,”校长恍然大悟,“小张,快!”王汉立马命令道。

“不可能,我没有杀我老婆,我那么爱她,怎么会杀她呢?不可能的!”韦浩不断摆动着脑袋想否定方敏的话。

“你的老婆是因为你拿出了烟雾弹搞得恶作剧,才会发生被车子撞死的惨剧,韦浩,你醒醒吧!你的老婆就是因为你才会死的!”方敏又恶毒的重复了一遍。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韦浩猛烈的敲击着自己的脑袋,“不可能,苏苗,不是我害死你的,苏苗,我没有害你啊,我的妻子。”

“哈哈哈!你这一辈子都要在良心的谴责和自己杀害了妻子的深渊中沉沦!”

当王汉和小张来到了探监室时,望见的只有韦浩那冰凉的尸体,他把自己给活活的掐死了。

“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王汉无奈的说道。

夕阳的金光下,向日葵开满了漫山遍野,一只美丽的蝴蝶挥了挥翅膀,准备飞翔远方。

蝴蝶啊!挥了挥翅膀,便瞬息万变,天翻地覆!

作者寄语:作者真心之作,希望大大们喜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