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九天神火

2019-11-19  0人读过

晨夕感觉自己进了传说中的大人国,身周一切都在变大,而她与金谛一时间变得十分渺小,看什么都要昴头抬高脖子十分不习惯。

她坐在金谛背上望了那扇天门好一会,冲云中的二人道:“我乃澜默神医弟子晨夕是也,前来拜见帝孙殿下!”

两位天将闻声,相互对望了眼,继而素指一点,天门轰然顿开:“既是澜默神医的爱徒,那就进去吧!”

“多谢二位天将!”晨夕拱手向隐在云中的二人作揖,再抬首已不见那两位天将。

“这……消失的也太快了吧!”晨夕自言自语道。

金谛忙解释:“那两位银甲天将用的是虚象,真人一直守在南天门!主人一会就能见到!”

是虚象!这个世界也有南天门?那会不会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

晨夕倒是巴望着能与神话传说中的诸位仙神挨个照个面,也不枉她来此世界一遭。不过到了南天门,全然不是她印象里西游记里的样。那南天门虽也没入滚滚白云中,只不过驻守南天门的两位天将并非她之前想得那般宠大,更不是那所谓的四大天王和二郎神杨戬。只是身为男子的他们,身形略显魁梧高大。

那两位天将对晨夕十分客气,与她寒喧几句,便将她引入门内,说是,傲易已在府内等她。

晨夕料知,该是两位天将她来的事禀告了傲易,不由觉得没了惊喜。

果然傲易得知她来,等不及地在府中等她,只身飞至南天门,见她与两位天将在闲聊,干咳几声道:“晨夕师妹,别来无恙!”

晨夕闻声抬眸,瞧见一抹颀长的紫影幽幽朝自己走来。

来人墨发如瀑,整齐的挽至脑后,头戴一只象征身份的九龙戏珠金冠,沿着金冠往下,一条编着麦穗纹图的锦束上,荡绦着一缕同sè的流苏。让他原本俊隽不凡的五官,越发jīng致尊贵。

五百年不见,他再不是之前的那位懵懂少年,多了些男人意,更多了天家男子的贵气。

两位天将见到他,先后跪至地上:“拜过帝孙殿下!”

傲易抬手示意二人退下,冲着晨夕步来,继而身躯一晃,到了晨夕背后。

“师……兄!”

晨夕没想到他会直接飞至她背后,两人共骑于金谛背上,这姿势十分不雅。晨夕懊恼又羞赧。

“嘘!这五百年过得可好?”傲易料知她想说的话,忙打断她。

晨夕听得出,他言语里的暗示,心下一沉,身躯不由往前挪挪,直至与他生出缝隙。

“还好!”她想,碰到这种事,多半只能视而不见,装傻处之。

“师兄啊!金谛飞了一天也累了,再要它驼我们两个,怕是吃力的紧,要不,我下去!”

傲易知她心里别扭着,按住她慌luàn的肩头,道:“它还不曾说累,师妹瞎cāo什么心!”

金谛真是一肚子苦水。

它是很累的好不,只不过难得陪主人出来散心,只能忍着。哪知帝孙也来凑热闹,现在它真是累得想趴下去,不过想归想,可不敢真做,不然太折它谛听王的面子。

金谛不满地瞟着背上的两人。

看主人对帝孙的态度,就知这两人多半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主人说得是,我很累的!”金谛忍不住开口道。

傲易没好气地瞪它一眼,眼神里有明显的告诫味,吓得金谛只好缄口。

晨夕见这样耗下去没意思,她这师兄向来性子耐磨,干脆自己飞了下。

傲易见她下去,自然不会再坐,两人一前一后,踏着云朵相逐起。

金谛瞬间落得清闲,将身躯还原后,扑扇着一对小翅膀,屁颠屁颠地跟在两人身后。

越往前飞,云雾越深,缭绕翻间,听见仙乐袅袅,不时瞧见,琼楼玉树无数。一座座巍峨的宫阙隐在云雾深中,飘飘渺渺地,如同突然出现的海市蜃楼。

两人追得起兴,不时惊扰了一群停在树上歇息的神鸟,它们啾鸣几声,拍着翅膀迅即散开。

晨夕借机落在一棵玉树上,折了根树枝在手中摆弄。

这树枝入手温润如玉,除了外表像树,其余倒像海中的珊瑚枝。她站在树上望着对面的宫阙,娥眉不时紧锁。

傲易随后追了来。

没想到相隔五百年,晨夕的修为已升了几个阶级,见她周身萦绕着tuán柔和的晕光,料知她离上神之日不远,只是……

傲易想到这,抬起衣袖,捏指掐算。

为何算不出她的应劫?

晨夕见他眉头蹙紧,料知他是在为自己的应劫担心,轻笑道:“果然还是师兄zuì疼我!既是劫数,岂能这般容易算到!”

“师父没跟你说么?”傲易忍不住开口问起。

提到澜默,晨夕是一肚子的酸水,眸眶一涩:“已有五百年未见师父了!”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傲易也觉奇怪,依着师父他老人家的性子,不可能对晨夕师妹放任五百年不闻不问。

晨夕摇头:“不知道!”

傲易见她情绪低落,忙转了话题。

“师父虽然性子随意,但从不做无把握之事!他一向运筹帷幄,此回也不会无缘无故地不见你,定是去办什么事了,师妹大可放心!难得来天宫,师妹定要玩个痛快!”

说时将晨夕引至自己府中。

帝孙府自然豪华气派。那帝君一生膝下子女不多,仅二子一女,可惜一子一女都命丧于百万年前的神魔一战中,仅活下末子,那末子便是傲易的父亲。

只是这末子,性子淡漠,将神权看得极淡,传言他爱上一位朱雀族女子,那女子便是傲易的母亲。哪知那女子竟是朱雀王放置在这位帝子身旁的细作。

这位帝子虽知这女子的身份,仍无可救药地爱上她,直至东窗事外,朱雀王折了颜面,按族规将这女子赐死于“神羽虚镜”。

这位帝子为救爱人,以身抵制九天神火,zuì后双双羽化。

傲易自小失了父母乃帝君一手带大,自小便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帝君十分疼爱这位帝孙,对他也是百依百顺。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些时候还有哈,一会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