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在线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有趣喜欢 >> 奇闻趣事

大明奇葩皇帝朱厚照是疯子还是传奇

2019-11-19  0人读过

一个人如果遵照自己的内心活着,要么成为一个疯子,要么就是一个传奇。这句形容黄家驹的现代感极强的话,如果放在明武宗朱厚照的身上,想来也是十分契合的。朱厚照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让人很不厚道有想笑的感觉,但是略微搞笑的名字仍然不能掩盖他出身皇族的事实。在整个明史中,他的话题性几乎可以比肩明成祖朱棣,史书里关于他的评价历来褒贬不一,是传奇还是疯子至今依然没有明确定论。

莎翁的戏剧《亨利四世》中的一句话,“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活脱脱是每个上位者的写照,但放在朱厚照的身上又不大恰当。据清人张廷玉编纂的《明史》记载,朱厚照一生,贪杯、好色、尚兵、无赖,有人认为他荒淫暴戾、怪诞无耻,如果一位身居高位的皇帝在位时不谋其政,反而追求解放与自由,那么他无疑将被世人所诟病。但在明人董玘编纂的《武宗实录》中的他,却是另一幅模样,刚毅果断,弹指之间诛刘瑾,平安化王、宁王之叛,应州大败蒙古小王子,是一位居不世之功的帝王。

网络配图

其实抛开皇帝的光环来看,朱厚照的一生活得更像一个孩子。他玩心甚重,就像是一战时期德国民间流行的一个名为达达主义的文学流派,挣脱了权利的枷锁,放弃理智和逻辑,忽视上位者必须遵守的道貌岸然的生存法则和价值观念,听从心灵的指引,活的自我而洒脱。这样的他更像是一支从弦上射出的生命的箭矢,一生都在疾驰。他出生于明朝弘治四年(公元1491年),死于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在而立之时英年早逝。他虽为皇帝,为人却又平易近人,心地善良,是一个极具个性色彩的一个人。总之,朱厚照富有戏剧性的一生是难以用语言来概括的。

明武宗朱厚照是孝宗和张皇后的嫡长子,孝宗非常宠爱张皇后,而张皇后也为孝宗生了两个儿子,非常不幸的是这对神仙眷侣的小儿子夭折,没人争宠的长子朱厚照可谓是天之“娇”子。残酷一点来说,建立在死亡之上的疼爱更加稳固,而像他这样既为嫡子又是长子的情况在封建礼法社会中是天然的皇位继承人。但是这在整个明朝历史上这都是非常罕见的,因为遍览史书,之前大明朝作为嫡长子继承大统的人只有一人且不得善终,这就是著名的建文帝朱允炆,他被自己的亲叔叔朱棣赶下了皇位,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这,无疑给这位年轻的皇帝无形中增加了压力。

123下一页

据说朱厚照孩提之时“粹质比冰玉,神采焕发”,性情温和宽厚。他的老师是当时担任柱国而后官升内阁首辅的杨延和,杨延和就是“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杨慎的父亲。虽然朱厚照从出生起便是一个平凡的皇帝,但他的并没有成为大多数人眼中的骄傲。

皇位对他来说唾手可得,权力也刚好就在手边,堕落对于他来讲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废除了尚寝官和文书房侍从皇帝的内官,减少对自己行动的限制;太傅的讲课他也不愿意听,三番五次借口逃课,甚至连早朝都不愿意上,这就为后来的明世宗和明神宗开了罢朝的先河。皇帝一罢朝,权力根基不稳,结果是内阁与宦官的争权到达白热化阶段;武宗是第一推手,他这一推就直接为明朝的统治埋下了灭亡的种子。

网络配图

登基后的武宗一点也不留恋连呼吸都象征着征权力和地位的紫禁城。那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就像被冷落的美人,武宗在位十六年,她从未受过宠幸。年轻的帝王更喜欢自建造的两个天地——豹房和镇国府。对前者,他从正德二年入住一直到正德十六年驾崩,都住在那里;而对后者,他则亲切地称之为“家里”。

武宗不顾朝臣的极力反对而沉湎于玩乐,更受到了“八虎”的蛊惑。“八虎”就是指以大太监刘瑾为首的八个太监。他们深谙玩物丧志的道理,想方设法鼓动武宗玩乐,每天进奉鹰犬狐兔,还偷偷带武宗出宫。同时又在宫中模仿街市的样子建了许多店铺,让太监扮做老板、百姓,武宗则扮做富商,在其中取乐。甚至模仿妓院,让许多宫女扮做粉头,武宗挨家进去听曲、淫乐,堪称古代版cosplay。这场角色扮演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搞得宫中乌烟瘴气,这就让很多清正的朝臣有了危机感。他们联名上书请求惩治“八虎”,可是此时沉湎酒色的武宗哪里肯听。八虎日益猖狂,内行厂随之出现,把群臣搞得惶惶不可终日。如果一条看门狗乱了家门,那最先坐不住的肯定会是他的主人。刘瑾就是错在不知天高地厚,所以伏诛不过是早晚的事,即使它的主人是一只夜夜笙歌的老虎。

123下一页

这只老虎一生一次的飞翔便是在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十月,那一年蒙古鞑靼王子率了一伙抢劫犯南下。知道这个消息后,朱厚照大喜,调集了五、六万兵马亲征。双方数日内激战,武宗与士兵同吃同住,极大地鼓舞了大军士气。最后,蒙古王子被迫撤兵,狼狈逃窜。明军取得了一场难得的胜利,史称“应州大捷”。《明史》中记载,“明军死亡五十二人,蒙古军死亡十六人,武宗亲手杀敌一人。此后正德年间蒙古不敢再南下侵犯。”几笔下来,一雪明英宗“土木堡之变”的前耻。应州之役,成为武宗一生中最为光彩的时刻,体现出了武宗较高的军事水平,尽管在在史书上这场战役被刻意歪曲。

明清时期向来崇尚理学,社会关系因三纲五常而严整。而这位向来特立独行的皇帝有一个挑战人伦的嗜好,他非常热爱人妻,对,就是结过婚的女人。据野史记载,武宗在位时经常在夜里带着所谓“养子”出宫,说得好听点是微服私访,不雅一点就是找乐子,且多到民居强占良家妇女,稍有姿色者便充盈后宫,可谓锦衣夜行的最佳典范。

网络配图

《明史》中关于他的评价“明自正统以来,国势浸弱。毅皇手除逆瑾,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自雄。然耽乐嬉游,暱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犹幸用人之柄躬自操持,而秉钧诸臣补苴匡救,是以朝纲紊乱,而不底于危亡。假使承孝宗之遗泽,制节谨度,有中主之操,则国泰而名完,岂至重后人之訾议哉!”显然是毁誉参半。

还是现代文艺的话更适合他:“在雨中行走,你从不打伞,你有自己的天空,它从不下雨”。

相关阅读